Biot Breathing

饭醉咸鱼人

蓝色贵族(预告Ep2)

“巴特尔。”

“法兰克。”

“请再次提出你的要求吧。就在我的专线里。说清楚点。”

“15年没见,就这么冷漠吗?别忘了我们在军区大院里一起长大的时光。元首同志。”

“我只是在公事公办,扮演好我自己的角色。”

“你这样说好像你是个被架空的光杆司令。”

“民众既然给了我权力,也有权收回我的权力。”

“别说那些有的没的,同志。”

“抱歉,您在踏入白首市第二机电学院的那刻就已经不再是贤者会的同志。请您也扮演好您的角色,巴特尔•雷蒙先生。”

“那请叫我奇点。”

“好的,奇点上校。”

“元首先生,我不知道您是否是个被架空的发言人,但是我想您知道,我手里握着700名蓝色贵族的子嗣。一旦我下令士兵们扣下扳机,您也会随之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我不知道什么是蓝色贵族的子嗣,请您不要阴阳怪气地说话。”

“贤者会真理派的高层子弟。我想我们都曾经是。”

“……”

“请您尽快放弃宪法第三修正案的起草,重启‘咖啡因’实验室,将真理寺贤者塔重新接入信息网内,并赋予其三军最高指挥权。我和所有的‘钚’成员也会立刻释放人质并且自首,杀剐随意。”

“奇点先生,别忘了太平洋对岸还有你们真正的强敌。请您三思您的条件。如果您放弃劫持,我将对你们下达特赦令。”

“我一向三思而后行。您有72小时考虑的时间。24小时后我们开始处决人质,每2小时一个。我请求您放下这一切,这是为了再现人类的荣光。元首先生。”

蓝色贵族(预告Ep1)

“*咔*”

“CP,这里是祖鲁4,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现场一共七百名人质,并有大量爆炸物,生物声呐扫描劫持者人数约50人,方位不明。与我们交涉者自称‘奇点’上校,隶属卫国军总参谋部‘钚’特种部队,声称要与元首联系。我们已经扩大隔离范围,正在控制现场媒体人员。完毕。”

“收到,祖鲁4,保持警惕继续监视,我们正在与枢机院无冕厅联系。完毕。”

“CP!这里是祖鲁4!‘奇点’自称巴特尔•雷蒙,需要立即联系元首取回他的东西,否则他们将杀死人质!”

“CP收到。枢机院无冕厅已收到通知,事务部‘钴’反暴动小组正在登机。枢机院最高指示,祖鲁4务必调用你辖区内一切单位封锁所有离开白首市的道路,切断乌有郡所有相关信息通讯,禁止一切无关人员靠近乌有郡白首市第二机电学院。所有单位注意,这次不是演习。二级紧急事件,事件代号‘蓝色贵族’!重复一遍,事件代号‘蓝色贵族’!”

“*咔*”

就想想而已……

好想找画手一块捏人设啊(๑•́ωก̀๑)

荒芜的田野上
远古的机器低声吟唱
一,请勿迷惘
二,请勿悲伤
三,抚慰疲劳
四,满足欲望
身份溶于巨流之江
且看
金塔幢幢
星汉在上
与神同行
至高荣光
自由之子
命殒身死
且听
金黄的田野上
远古的机器仍在吟唱
一,禁止迷惘
二,禁止悲伤
三,抹除疲劳
四,消灭欲望
我等共赴乌有之乡

大家长的屈光不正阴谋论

失梦招领处(第一部分)

发布了长文章:失梦招领处(第一部分)

点击查看

能发长文章了就把前文都整理一下吧。。

日常活在梦里

认识个哥们,也会写点东西
他写Tier1SOF,他喜欢把士兵写成杀戮机器,像兵人里头的州长
我也喜欢写Tier1SOF,可是我是敬仰的是这群地表最强人型生物生而为人的一面,肩负责任努力生活的一面,不断与夺命逆境抗争的一面
行吧如果你们想看我写一个冷冰冰的人形机器,割草一样杀掉一切会动的障碍,不如去维加斯看SHOTSHOW,那些真铁比我笔下的人漂亮多了

就很好奇
大家来这里都是冲着同人创作嘛……

就……随便摸了一段稿子。

达伦•斯泰尔折起了卫星电话的天线。
菲茨杰拉德再一次没有回复他的消息,他大概也明白了这年轻人的下落。
达伦从气窗旁走开,离开了阳光,他苍白的脸上的生气也衰减了不少。
他完全可以龟缩在兴都库什山的这方地下工事里,断绝一切与外界的联系,直到灵魂从这具日渐枯槁的身体里被肺癌带走的那一天。
他这个月频繁地联系外界,不过是在加快那一天的到来罢了。
他很清楚,他曾经的同事,也就是现在的敌人们,在他所痛恨的庞大机器支配下的寻血猎犬们,已经嗅到了他的气味。
达伦缓缓向洞穴外踱去,他又是登录互联网又是拨打卫星电话,这时候在山的那边,某块山石的阴影下,必然已经藏好了带着长焦相机和步枪的狙击手。
朗基努斯之枪将刺穿他的身体。
五角大楼会如何判处他这个叛国者的罪行?
也许是一支武装到牙齿的突击队,头盔摄像机会把他被子弹撕碎的脸传到办公室的大屏幕上,投影在已经升任高级干部的旧同袍的面前。
达伦离开洞穴,3个月以来,他头一次走到阳光下。
美国人拿出他的zippo打火机,点着了一只万宝路香烟。他只轻轻吸了一口,混合烤烟馥郁的气味在呼吸道里扩散开来,他咯了血。
他坐在洞口小院中的一块石头上,任由香烟在兴都库什山干燥的山风里缓缓燃尽,zippo的翻盖在手里咔咔响着,反射着耀眼的阳光。
他不懂是什么样的燕麦形状的小细胞在自己的肺里造成了怎样严重的损伤,只能凭想象,想象人类是如何一点点毁掉这颗他作为信仰的蓝色行星。
达伦摘下缠在头上的阿拉伯头巾,取下墨镜。
如果一只长焦镜头正对着这个院子,那他的身份也就得到进一步的确认了。
要是麦克斯韦向白宫出卖了他……那也许连不时过来给他进行检查的医生都是中情局的眼线,他这具如风中烛火一般的残躯也许能让白宫里油嘴滑舌的政客在晚上的时候睡安稳些。
对于那些家伙来说,他——一手策划了320事件,南欧核爆以及东京奥运会袭击的恶魔,“地球之子”的缔造者,新一代的恐怖大亨,美利坚的叛国者,他的死是必须的,而且必须登上各大媒体的头条,就像钉上十字架的耶稣基督。
当他处在这样一座被立场不明的武装分子盘踞的山间堡垒的时候,五角大楼不会选择冒着人员伤亡的风险让精锐的突击队员前来清剿,这种工作通常会交给空军来完成。
爱德华•麦克斯韦会出卖他的,一定会。
他和凯瑟琳一样,早就厌倦了男孩和枪火的革命游戏。
他们还会是带领泰拉会向前的旗帜吗?和其它奄奄一息仅剩躯壳的兄弟会组织比起来,泰拉会年轻,有信仰,有抱负,但她的核心成员们却不再是诞生于反战运动中的翩翩少年们了。
他们深陷在现实的克里特岛迷城里,在继承到手的企业财产上终日焦头烂额或是纸醉金迷。
达伦每天都来到院子里,点一支烟,看着它燃尽,回忆自己的过去,回忆他死于反战学生暴动中的教授父亲,回忆一手将他拉扯大,操劳一生的母亲。
他认识爱德华和凯瑟琳的青年时代,闭上眼睛,黑红中映出的是他与凯瑟琳一同看到的犹他州的星空。
他失败了,败在最亲密的战友手里,菲茨杰拉德的一时冲动搞砸了一切。他曾经有成为挽救文明的圣人的机会,但是现在他甚至看不到真实的自己。
他不过是个在残缺中成长起来的小孩儿,看见过太多令人失望的现实,永远在追逐梦。
可是现实的迷城把他牢牢困住,理想不止一次在成功的彼岸向他招手,就像冈萨雷斯电影里悬在主角肩上同他耳语的鸟人。
涡轮引擎的声音回响在不远处的雪峰上,GBU43型温压炸弹拖着伞花款款落下。
达伦•斯泰尔抬起头,过了将近二十年,阿富汗山区的阳光还是这么刺眼。
他曾经向星条旗效忠,随美国陆军第五特种作战群在阿富汗反恐战争中浴血奋战。
他曾经受雇于中情局,指挥特别行动科在阴影中给山姆大叔的敌人送去自由世界的问候。
人在被处决前通常不会说什么,他见识过唯一留下好莱坞式长篇遗言的家伙,一个参与屠杀平民的塞族小军阀,也不过是掏出满嘴的国家和民族为为自己辩解开脱。
呵,国家主义,民族隔阂,这不正是自己和泰拉会致力于消灭的东西吗。
达伦给他套上头套,海牙的绞刑架会让这愚昧狭隘的家伙闭上他的臭嘴。
达伦所信仰过的东西都没能消灭这些隔阂,手执毁灭之剑并不能建成通天的巴别塔。
炸弹之母越来越近了。
他展开双臂,他是飞出克里特岛的伊卡洛斯,即便身着腊做的双翼,也敢于拥抱兴都库什山的灿烂千阳。

地球的儿子

“华雷斯就是个鬼地方。”

“阿兹特克帮昨天把亚历杭德罗的弟妹们挂在路灯上了。”

“艹,明明就是K2那帮家伙干的。”

“K2才不会雇帮派,K2自己就是一只军队。”

“那就是我们的人咯,他们是在警告叛徒吧。”

“他们警告的是傻子,聪明人里的傻子。”

“华雷斯就是个鬼地方,离美国近,离上帝远,连风都是地狱的干风。”

“那你还想去哪里?”

“……海边?那样就不干燥了。比如去加州或者布宜诺斯艾利斯……”

“有这钱你不如跑远点,海湾讨厌拿了钱不干活的狗。”

“东京?”

“什么?”

“去亚洲,瞧你这不听课的。”

“傻逼才好好听课,学校的书呆又不会教你怎么在街上活下来。”

“拿着海湾的钱,在一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开间餐馆,然后彻底和这条垃圾街道和这个鬼地方说再见。”

“拉几把倒吧,帕奎奥。只有鬼地方才能让聪明人发财,不然你这辈子就只能在乡下种玉米,和你爸那样。”

“那我们就……”

“对,变聪明——你上过学,肯定聪明,需要的就是勇敢点。”

“那马洛伊,我们是要勇敢地拿枪射爆老大的追兵然后逃到亚洲去?”

“艹,聪明又勇敢的人才不会像亚历杭德罗那样露马脚——不是华雷斯的风太干燥,只是你的想法还不够骚罢了。”

“当一颗.44马格南子弹掀开这只茧,他就再也不用活在这坨可悲的原生质里了。
他会在旷野上,在电离层外,在海洋的涛声里,在这个世界上所有广袤无垠的地方,看着他一直爱着的世界,努力成为他想成为的样子。”